小美惊叫一声,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却发现自己身处诡异的房间。

房间四面都安装了白色隔音棉,就算他喊破喉咙,声音也不可能传出去。

更可怕的是,小美无论怎么回忆,都记不起自己是谁,到底为啥会出现在这里。

在未知恐惧的驱使下,小美越来越焦虑,很快就开始撕扯床单发泄情绪,紧接着他又跑到大门前,对着大门猛敲。

谁曾想去听到房间外面传来可怕的嘶吼声,小美吓得躲到了墙角。

紧接着房间里的灯光变得忽明忽暗,咔嚓一声,白色房间的大门就自动打开了。

小美看到了逃生希望,壮着胆子走出了房间。

房间外面是一条老旧昏暗的走廊,他顺着走廊往前走,一路见到了好几个相似的秘密房间,其中一个房间里也关着一个失去记忆的青年。

淡定哥,小美将她放了出来,一起踏上了寻找出口的旅途。

昏暗的走廊又臭又长,两人走了许久才发现走廊尽头有一道被锁上了铁门。

突然铁门的对面也走过来两人。

他们是黑妹儿,和眼镜哥,同样也失去了记忆,被囚禁在房间里。

四人一番交流后,几人各自掉头寻找出路。

如果找到了出路,就回到这里,想办法撬开铁门,一起逃生。

眼镜哥和黑妹儿叫他往回走。

不久后就发现了一条淹没在黑暗中的楼梯,两人壮着胆子走了下去。

结果却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泳池,泳池里还有个赤身的妹子,正开心的游着泳。

眼镜哥以为找到了知情者,开心的走上去,想要跟他交流。

谁曾想这个大眼妹子同样也是失意者,只不过大眼妹儿心眼儿也比较大,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毫不在意。

发现这个泳池后,立马就开心的玩起水来。

听说黑妹和眼镜哥要去探索出口,大眼妹儿二话不说,爬上来就开始穿衣服。

眼镜哥尴尬的转身回避,但眼睛却下意识的瞥向了强盛的美丽倩影。

试着想大眼妹的影子忽然长出了数条黑色的触手。

眼镜哥惊恐的转身查看,却发现大眼妹的身上一切正常,难道是自己眼花了?就在眼镜哥准备擦擦眼镜的时候,小美和淡定哥也发现了一个类。

自于实验室的房间,房间里摆满了各种药剂和遗迹,手术台上还躺着一个植物人。

小美下意识地走上前查看,很快小美就发现自己对实验遗迹似乎非常了解,只看了一眼就发现绑在老人脑袋上的遗迹已经启动过八次。

与此同时,淡定哥在衣柜里发现了两件白大褂,两人欣喜的将白大褂穿在了身上。

谁成想衣服刚穿好一个手持钢管的黑人就冲进来,就这两人一通暴走,好准备的两人根本不是对手。

幸亏淡定哥精通嘴遁,赶紧开口解释,说自己也是受害者。

这两件白大褂只是刚刚从实验室里翻出来的黑人,这才冷静下来。

原来他也失去了记忆,在实验室见到了身穿白大褂的两人,还以为他们就是实验人员。

随后,黑人充满歉意的给两人分享了情报,他告诉两人顺着这个方向一直往前走。

有个安全门,那个安全门上有个电子锁,他根本打不开,这才掉头往回走。

就在这时,房间里的影子忽然诡异的拉长,向黑人的身后汇聚而去。

黑人疑惑的转身看过去,突然黑影伸出一根尖刺,瞬间刺穿了黑人的胸膛。

眼看着黑人被阴影怪物干掉,淡定哥终于不再淡定大气。

小美就往回跑,不久后就跑回了铁门前,黑影怪物吞噬了黑人,还嫌不够,吼叫着追了上来。

生死关头,两人拼命砸门,终于在最后关头破门而出,躲进了一旁的白色房间。

怪物似乎非常怕光,几个触手伸进房间,瞬间便缩了回去,渐渐的怪物消失了。

然而这才敢回到走廊继续前进。

很快,他们也来到了地下室的泳池,在地下室的更衣间中,五个人成功会合。

一见面,大家就聊起了阴影怪物以及第一个死在他手上的倒霉蛋。

听说已经有人连了盒饭,大家伙一直决定不再上楼,在地下室探索出路。

大眼妹儿也主动站出来说自己知道一条出路,很快他就带着众人走到一扇铁门前。

大家伙打开,铁门走了进去,结果却发现这里同样是囚室,囚室里有个壮汉被铁链紧紧锁住。

跟其他人一样,壮汉也失去了记忆。

小美觉得他挺可怜,当即帮壮汉解开了锁链,而壮汉获得自由的第一件事,他便是走到墙角,舒畅的放了水。

随后,壮汉又指了指隔壁房间,说那里也有一个囚犯要不要放了他。

小美本是多一个人,多一个帮手的想法,又开了隔壁铁门,将里面的短命妹放了出来。

就在这时,阴影怪物出现在牢房的墙上,再次向众人发起了攻击。

这次众人都有了经验,眼看黑影扑过来,纷纷扑倒躲避,唯独刚刚恢复自由的短命们尚未反应过来。

……

(共3812字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